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耀华律师博客

敬律师之业,行仁义之德,事辛苦之力,求法律之公!

 
 
 

日志

 
 

兄弟争遗产案二中院撤销原判 专家透视法律焦点  

2011-04-26 16:23:28|  分类: 法学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3月31日下午两点,在两个女儿的搀扶下,76岁的龚美芬老人再度坐在了北京市东城法院的被告席上。三上公堂,庭审中老人仍然止不住悲愤伤心的泪水。她的心愿很简单,就是要留住豆腐池胡同里自己住了一辈子的那个62平方米的小院。

  而经过一审、上诉、撤销原判,再次开庭的原告席上没有了当初的热闹,只冷清地坐着律师一个人。

  2010年4月,韩家老大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分割父母留下的小院一半所有权,挑起“兄弟遗产大战”。东城法院于2010年9月下达判决书,支持了老大的请求。龚美芬老人不服一审判决,向二中院提起上诉。此案引起了京城各大媒体关注,于2010年12月纷纷进行了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2010年底,北京市二中院以“认定事实不清”为由撤销了原判,发回重审。2011年3月25日,龚美芬老人委托中国政法大学前校长、著名民商法学家、博士研究生导师江平教授,最高人民法院原审判委员会委员、最高人民法院原民庭庭长、高级法官梁书文,原最高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厅厅长、现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民商法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杨立新,全国妇联执行委员、北京市妇联副主席、中国政法大学婚姻法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夏吟兰,最高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咨询专家、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李显冬五位著名法律专家,对本案进行了专家论证。

  2011年3月31日,这起马拉松般的遗产继承案再度开庭。

  27年前韩家老三继承祖屋

  事情还得从几十年前说起。

  龚美芬老人的丈夫韩家老三的父亲一生娶过两任妻子,前任妻子所生的是老大,后任妻子所生的两个儿子分别是老二和老三。颇有戏剧色彩的是,两位妻子是十分要好的闺蜜,当前任妻子离世的时候,将儿子——韩家老大“托孤”给了最好的朋友。

  在韩家老三的记忆中,母亲照顾三个孩子非常不易,尽管如此,她待大哥比自己的两个亲生儿子还要好。

  龚美芬与韩家老三在上世纪60年代初恋爱结婚。那时,韩老大已经在新疆工作,韩老二是外交官,经常在国外,于是照顾两位老人的重任就落在了老三的身上。二老患上了心脏病和高血压,韩家老三时常带老人去看病。1972年二老病重住院,依然是老三夫妇衣不解带地伺候床前,直至将二老送终、安葬。

  韩家父母去世时没有留下遗嘱。文革期间,韩家院子被收归公有。1978年到1984年,国家落实私房政策,老三多次与两位哥哥商量有关继承事宜。老二于1982年3月22日出具书面声明,明确表示放弃其遗产继承权,同意由弟弟老三继承该房屋,而且同时通知了韩家老大。

  而老大在1983年4月10日写给老三的一封信中表示,“我因远居新疆,不同意由我出面继承……希望你不必再经过法律程序,没有必要让我们做公开声明,我不会不认账的,同时我会告诉你侄子们,让他们也不会在遗产继承权方面闹意见……我已请例孚(即老二)以合乎情理的让他做出决策的意见比较适宜,请你们商量,也请你尊重例孚的意见就地解决为好……在遗产继承问题上,我从来没有和你们提出过原则分歧的意见……今天在你提出的处理遗产房屋的继承权问题的要求和做法,我还是一如既往,即尊重你们,态度明朗,所以我同意你和例孚商量,请他做出决策性的意见比较适宜……”

  1984年,韩家老三依法取得这套房屋的继承权,同时,单位也收回了分给老三的一套两居室楼房。

  古老小院承载龚美芬39年心血

  1984年韩家老三继承这座平房院落时房子是什么样子呢?龚美芬至今记忆犹新,“由于年久失修,已成危房,屋顶的砖瓦几乎全部破裂,已经露出椽子,顶棚是纸糊的,大部分因雨水浸泡已经脱落,窗框全部是老式木质结构,已经风化,窗户是纸糊的,墙皮大部分脱落,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平时顶棚上满是耗子、土鳖、潮虫,已经无法正常居住。”

  龚美芬和丈夫当时工资并不高,二人省吃俭用攒了点钱,又东挪西凑,请房管所将房子拆了重新盖了一遍,这是1987年第一次大的翻建,此后就是第二次、第三次……老伴去世后,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行动不便,龚美芬又请房管所盖了一间厨房,一间厕所,将房屋重新进行了装修及“煤改电”。

  “每年自己烧土暖气,每年疏通下水道,更换下水道,房子几乎耗尽了我和老伴一生的精力和积蓄……”龚美芬老人流着泪对记者说。冬天来临,进入采暖季,北京大多数市民的家中温暖如春,而龚美芬老人在家中还穿着棉袄。装了土暖气的屋子里依然湿冷逼人。

  2007年,韩家老三去世。按照遗嘱,妻子龚美芬到北京市公证处办理了继承遗产的公证。2008年1月,龚美芬取得了该房屋的产权证。

  从上世纪中期韩家老大赴新疆工作,到1972年双亲去世,再到2007年韩家老三去世,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弟联系寥寥。父母故去后,在老三夫妻二人的照料下,古老的小院经历了39年的花开花落。

  2010年,早已在新疆退休的韩家老大得知该房屋将拆迁,他与三弟家重新有了联系,不过这次不是缘于亲情的挂念,而是要向弟弟的遗孀讨要这座位于北京市中心即将拆迁的房产的一半。

  一起简单的继承纠纷案缘何审了再审

  2010年4月,韩家老大向东城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分割小院的一半所有权。2010年4月16日,东城法院一审开庭审理此案,并于2010年9月20日下达判决书,支持了老大的请求,判决韩家老大获得房屋的一半。龚美芬老人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上诉。

  此案引起了京城各大媒体关注。2010年12月,人民网、正义网、千龙网等重点新闻网站以“北京七旬老妪意外身陷26年前遗产纷争”为题,纷纷对此案进行了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2010年底,北京市二中院下达终审判决书,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撤销了原判,将此案发回东城法院重审。2011年3月31日,这起马拉松一般的遗产继承案再度开庭。

  记者就此案采访了部分业界人士。北京市海铭律师事务所李超峰律师分析认为,此次遗产争夺事件有四大焦点值得关注:一是是否属于继承纠纷;二是韩家老大当年是否已明确表示放弃继承;三是是否超过诉讼时效;四是假定韩家老大可以继承房产,那份额应该是多少。

  “本案诉争房屋系遗产,当事人对房屋的分割及权属确认,是因继承权而产生的纠纷,属于继承纠纷中的‘法定继承纠纷’。”法律界泰斗、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前校长江平指出。

  至于韩家老大是否已明确表示放弃继承,江平、梁书文、杨立新、李显冬、夏吟兰均认为,从老大于1983年4月10日写给老三的信中,可明确推断老大仅仅是欠缺“放弃继承”的字面表达形式而已,“事实上完全可以认为,老大已经作出了毋容置疑的放弃继承权的意思表示,本案诉争房屋应全部由老三继承,老三去世后依据遗嘱由其妻子龚美芬继承同样合法有效。”

  至于此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上述五位专家们一致认为,《继承法》第8条规定,“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二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起计算。但是,自继承开始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不得再提起诉讼”,这两封信完全可以证明老大已经知道了遗产继承的事,但老大从1984年起始终未主张过任何权利,无疑早已超出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且没有中止或中断的事由。

  至于一审对小院进行平分的判决,梁书文认为,“老三对父母尽了主要扶养义务,老大属于有扶养能力和条件却未尽扶养义务,再加上老三一家对小院一直维修、添附及重建,因此,简单平分的判决是没有道理的。”

  上述五位专家们一致认为,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的原判决(2010东民初字03534号)是错误的,该判决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纠正。

  这起旷日持久的遗产官司究竟如何收场,本网将继续关注。(林望)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